【散文】父亲的幽默

2020-07-11 09:21:53 来源:unibet新闻网   浏览次数:

父亲的幽默

耿志洁

  有人说我特别风趣、幽默,其实,我的幽默细胞来源于父亲。

  父亲20世纪四十年代出生于冀南一个小乡村。读过初小,参过军,担任过乡镇企业领导。丰富的阅历,提升了他的生活智慧,也练就了他幽默、豁达的胸襟。平日里,父亲神态威严、不苟言笑,我甚至有点怕他。可是每当父亲高兴的时候,他的诙谐、幽默就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。

  父亲50多岁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住院成了家常便饭。有一年初夏,父亲又犯病了,在县医院输液治疗。同病室的病友是位80多岁的曹大爷,他是一位退休老干部,慈眉善目,也很健谈,他们两个挺对脾气,聊得很好。父亲问:“老曹大哥,你一天几瓶液体啊?”曹大爷说:“6瓶。”父亲又问:“你和医生是熟人还是亲戚呀?”曹大爷茫然地说:“既不是熟人也不是亲戚。”父亲接着问:“不是亲戚那怎么给你输6瓶,给我输5瓶呢?”父亲的话刚一说完,病房里的人都笑了,笑得前仰后合……

  身患重病,父亲还有心情开玩笑,可见他藐视疾病的坚强、乐观的良好心态。

  父母亲结婚50多年,一辈子恩爱有加。他们50年金婚时,我笑着给父亲提议,电视上演的是《金婚》,您和俺娘今年也是金婚,我带您们去照个相吧,也纪念一下。父亲笑着说,去了还要给你娘盘头、化妆,怪麻烦的,就不去了。大家都笑他挺跟形势,还懂得盘头化妆!

  有一年麦收时节,太阳毒辣辣的,晒的人皮肤生疼,空气里没有一丝风,不远处的树枝上,夏蝉正高声吟唱着。我和丈夫去帮父母收割麦子。弟弟一家在青岛做生意,弟弟岳父家的麦地和我们家相邻,他看见我们去了就对父亲说:“这下好了,来帮忙的了。”父亲看了看我丈夫,说:“俺家女婿来帮忙了,你家女婿可没来?”队长一咧嘴说:“俺家女婿在青岛呢,太远来不了。”说完我们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回荡在金灿灿的麦田里……

  生活是艰难的,可父亲始终乐观向上,他这份开朗的心态像蜂蜜、像白糖,用一抹甜蜜滋润了我们的身心;也像阳光,驱散了农田劳作的辛苦。有人说,幽默是智慧的象征,父亲正是用这份智慧,为我们平凡的日子,带来了无限欢笑。

  很久没听到父亲幽默的声音了,因为他离开我们已三年多了。


     

责任编辑: 吉政

版权声明:凡unibet日报、unibet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。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