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千年古楸花开时

2020-07-11 09:20:17 来源:unibet新闻网   浏览次数:

千年古楸花开时

李玉山

  农历四月中旬时,我们驱车去了大宁县三多乡的刘家庄村,专访繁花盛开的千年连理古楸。

  刚下过一场雨,古楸显得特别精神。远远望去,苍翠挺拔的嫩绿树冠,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碧玉,映着斜阳,熠熠生辉。虽然,前几天曾经受过一场霜寒,但满树淡紫色的喇叭形小花依然是密密层层,一簇簇,一串串,像繁星一般闪闪烁烁,一缕缕馨香随风飘溢,为这片辽阔的原野传送着香甜和芬芳。我们走进高高的围栏,在两棵古楸树下彷徨,寻觅。我也不知要在树下寻觅什么,只觉得氛围神秘,历史长河就在身边流淌,似乎还能隐隐听到这长河里涟漪泛起的响声。呆呆站立着的时候,又觉得时间在这里凝固了,就静静地定格在我的心中。我用手触摸着古楸身上那一道一道粗粗的纹络,像一条条潜隐的小河流淌,顿时便觉得有了一种深邃的沧桑感。那一块块苍老的根茎,更像是在与岁月风雨拼搏抗争。古楸的身躯底部分出了几股粗粗的根杈,牢牢地扎在地层的深处,钻进去,仰面透着天空,把乾坤浩然之气吸纳进来,凉沁沁的,让人舒爽。千年岁月,风雨飘摇,两棵老楸树携手共度,艰难地走到了今天,每一根枝杈上都勾挂着一串历史的故事,辉煌与幻灭,摧残与新生。然而,古楸身躯并没有佝偻,仍然是端端的挺立。我蹲下身来,轻轻抚摸着古楸底部的那一根绿枝,细细的枝条上摇曳着几片嫩绿的新叶,开出几朵淡紫色的小花,散发出一缕甜甜的馨香。我真感动了,为了对这部一千多年物化了的历史的敬畏,也为了这历史沉淀以后的新生和希望。

  从古楸的篱墙走了出来,找一块干净的地面坐下来。斜阳透过云层照下来,身上暖融融的。我仰首面对着两棵古楸树的伟岸雄姿,陷入了遐思。村民告诉我,这古楸原是尘世上的一对恩爱夫妻,百年后变成了楸树,枝根相连。我信然。高远的天空似有鸟的影子,也隐隐约约听到了它们幽幽的鸣唱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古楸是爱情树、连理树,是奉献之树,集伟岸、雄奇、顽强、温馨于一身,给人以多少的启迪啊。乡党委书记对我说:古楸也是月老树。我觉得有道理。古楸既有自己忠贞不渝的爱,又赐给人们永生永世的爱,情意绵长,幸福绵长。虽然刘家庄村只是一个偏远的塬面山村,但这千年连理古楸却为村人或更多的人带来了无限生机,有了“塬上缘”的称谓,像一首清丽的诗,也像一曲温情的歌。

  昨日,雨中读乔忠延的散文《伟人》,他说:“凡人的历程上曲曲折折,坎坎坷坷,风风雨雨,霜霜雪雪。凡人一往无前,不畏曲折,不畏坎坷,不畏风雨,不畏霜雪,凡人就不是凡人了。”也就应是“伟人”了。现在我就想,这连理古楸前世为人的时候,开始也是凡人,可他们从不“畏惧曲折,畏惧坎坷,畏惧风雨,畏惧霜雪”,就不应是凡人了,应该是“伟人”。今生成树,他们又经历了一千多年的雨雪风霜,兀自不畏、不惧,春天花开,夏日遮阴,挺拔而立,无私奉献,想想,这连理古楸也就应该是“伟树”,或者就直接叫他们“伟人”也未尝不可呀!

  夕阳偏西,天上的云层已经十分淡薄。四周很静,时间仿佛真凝固了一般。可我却在这极度的空寂中有了感悟。


     

责任编辑: 吉政

版权声明:凡unibet日报、unibet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。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。